当前位置: 永川网 >>  正文
板桥:风雨廊檐韵致长

板桥镇位于永川北部,建场于清康熙六十年(1721 年),因场内桥多,又多为木板桥而得名。板桥文化底蕴丰厚,水陆交通便捷,商贸物流云集,历为永川至铜梁的边境重镇。

板桥镇曾属铜梁县管辖。1953 年 4 月,撤板桥镇,建板桥乡和柳溪乡。1953 年 4 月 15 日,经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铜梁县第六区辖地划归永川县管辖,编为永川县第十区,区公所设在板桥场。8 月,板桥乡划分为板桥、四合两个乡。1956 年,四合乡复置板桥乡,属板桥区管辖。1958 年,板桥、柳溪两乡组建板桥人民公社。1961 年 10 月,板桥公社划分为板桥、柳溪两个公社。1983 年板桥公社更名为板桥乡人民政府。1992 年撤区并乡建镇,板桥、柳溪两乡合并建立永川市板桥镇。2003 年11 月,撤销寿永镇、花桥镇,两镇部分辖地归入板桥镇管辖。2009 年 5 月,将板桥镇小安溪河以东区域,涉及 30 个村民小组划归茶山竹海街道。

板桥镇幅员面积 60 平方公里,总人口 3.6 万人,是重庆市历史文化名镇、永川区中心镇,辖区内的农业部食品工业园区加快建设,世行融资建设的村道被誉为西部最美乡村公路。



一、

柳叶眉般俊秀。墨迹未干的山水画里

柳溪河九曲回环。这种含蓄的路线

腾出足够长的时间,让我们去爱两岸的迷茫烟柳


让我们有足够长的时间

去聆听村落墟烟里沉浮的鸡鸣和犬吠

去感受雾霭里飘散的捣衣声、划破水面的桨声


一大片一大片沃土适合播种。一大片一大片良田

适合受孕。看吧,稻谷黄了,高粱红了

廊檐老街被成熟的乡村时光团团围住


这开阔的背景,使历史和现实都有着闲适自足的表情

闲看野鹤,淡看浮云。千百年来

柳溪河供奉的板桥,内心湿润,涛声不息


二、

是的,历史是缓慢的。柳溪河至今

还没转过弯来。廊檐老街还陷在一段旧唱片里

这泛黄的底色,就是我们心仪已久的温暖

古装的册页之间,记录着板桥人说不尽的前尘往事


风雨廊檐,民居绝品!廊道上,石柱上,一些雕刻余温犹存

铁匠铺子里,似乎炉火还在。炉火熊熊

打铁的汉子,凌乱的胡茬沾着细细的铁屑

铁锤落下的声音,在铁砧子上跳跃,简单,有力


几步之间,就是榨油坊;几步之间,就是酿酒坊

……满街都是酒香,满街都是新鲜菜籽的芬芳

我看见,每一个从老街走过的人

都不急不缓,沉稳,却带着几分微醺的样子


三、

站在柳溪桥上望去,老街风姿绰约

时间像一块块布列整齐的小青瓦

模仿着柳溪河水的波纹,整齐地扩散开去


不远处,一路石墩子,把头伸出水面

在水声中,清澈地晃动

我伸出脚去,试着在清粼粼的水面信步


青青河边草,从眼前一直铺到天边

广大的牧场里,我们停在一朵野花的屋檐下

从此,我们的奔跑与追逐都离不开一朵花的视线


船头挨船尾,拥挤热闹的码头

已经退到记忆的一隅。沿着叙述的手指往前

桨橹挂舷。市井与诗意,随一河月光与河水流远


这是家谱里安详宁静的章节。入夜时分

有灯光和心事从小阁楼透出来,倒映在河水里

有三两个玩童,借着灯光在老街捉迷藏



四、

透过禹王庙的破败,依然能够看见它往日的荣耀

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从门前经过

像一曲又一曲大戏,在历史的戏楼上演绎


一棵苍劲遒曲的黄葛树,经风沐雨

一脚陷在历史里,一脚踩着现实的大地

郁郁葱葱,守护着心中生动的血脉


“山山水水重重复,子子孙孙世世贤”

在高洞子崖墓,那些熄灭的灯盏和祥云

以它们自己的方式,护卫着已经凝固的火焰


落日余辉,映照保存完好的乡愁

一个人从空寂的时间堆场走过,决不是路人

是晚生,像一块铁,被重新淬过


只有河水是不死的!柳溪河,以及叫得出名字

叫不出名字的溪流,它们一直就在这里

溪流淙淙,滋养着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的传奇









编辑: 刘佳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 技术支持:永川网
渝ICP备11003527号-1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外环西路92号(原财政局) 永川区新闻社网络宣传部
永川网 永川日报 版权所有
主办:中共重庆市永川区委宣传部 承办:重庆市永川区新闻社